我要一直高考考大学考清华……

提到高考,有人可能会联想到古代的科举,想到范进;有人会想到高考是一座独木桥,桥的另一端是铁饭碗。

最为津津乐道的除了历届的高考状元,学霸,还有那些多次参加高考的考生,他们被称为高考狂人、钉子户……

广西的吴善柳被叫做“考霸”,他在14年中,历经10次高考,几乎把全国名校考了一个遍,但他的目标是:只考清华。

2001年,在复读一年后,他顺利考取了211名校:北京交通大学。四年后在北交大毕业,并工作两年后,他说:我要回家考清华。

2007年,时隔6年之久,吴善柳再一次参加高考,考上了“双一流”院校:北京师范大学。但这不是吴善柳的目标,他选择了放弃;

此后三年,吴善柳先后被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山大学、北京林业大学录取,毫无例外地,“目标坚定”的他,全部放弃了。

2011年吴善柳第7次高考时,被北大录取了。对于这所全国学子都梦寐以求的顶尖学府,他依然没去。

2014年,这一年,吴善柳32岁了,这是他第10次高考,他终于考上了朝思暮想的清华大学。

有人说吴善柳是“现代版范进”,范进得知自己考取功名,大喜之下,边哭边笑地大喊着:“我中了,我中了。”他“疯”了。

其实,范进并没有疯,他只是太兴奋、太惊喜,从20岁应考,数十年寒窗苦读,考过20多次,54岁时才中秀才。

三年后,范进又一举高中进士,平步青云,参选为御史。不久后,更是扶摇直上,步步高升,位列正四品高官。

而吴善柳清华毕业时,已经36岁了,错过了一般标准副业编制单位35岁的年龄限制,后来他在一所私立学校任教。

“没有在适当的年纪做正确的事情,非刻意为之,只是后知后觉。”这是唐尚珺微博上的签名。

被称为“高考”的唐尚珺今年34岁,他参加了过去的2022年高考,这是他参加的第14次高考。

2009年,他第一次高考,名落孙山。他谎称在南宁读技校,其实一直在复读。

从2010到2013年中,他考得都不理想,最好的成绩堪堪过了二本。2014到2021年,八次高考中,多次考取超过600分,几乎一次比一次好,曾被西南政法大学、吉林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等录取。

其实,在漫长的十几年高考生涯中,唐尚珺也曾“清醒”过,当他2015年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后,他去入学了,但是只上了几天就退学了。

因为他的父亲被查出癌症晚期,而无钱医治,为了10万元奖学金,唐尚珺选择了退学复读,同时再一次燃起清华梦……

有人支持他,说他为了自己的梦想,坚持且勇敢;有人反对,说他浪费了青春,荒废了时光;还有人说,其实这是一处人间悲剧……

唐尚珺出生于广西一个非常偏僻的农村,贫穷的人家。村里祖祖辈辈都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,孩子们都没怎么上学,也鲜少有人走出大山。

在父辈眼里,只有考上大学,才是出路;而大学,只有清华北大和普通大学的区别,什么985、211都不算好大学,甚至连本科与专科都完全不知道……

父母与亲戚间聊到孩子成绩,双方家长会说,孩子成绩好,争取考清华北大;逢年过节,去拜祭亲人,总会一边烧纸钱、叩头作揖,一边念念有词:保佑孩子好好学习,长大考清华北大!

“中华第一考王”梁实,从1983年第一次高考,到2022年,55岁的他参加了26次高考。

后来因高考年龄限制,梁实不得不放弃高考。他参加成人高考,考上了南京林业大学,但他认为那不是真正的大学。

直到2001年,政策放开高考年龄限制,梁实又看到了希望,他斗志昂扬,开始备战2002年高考。自此,以前爱打牌赌钱的梁实牌也不打了,钱也不赌了。

这么多年,他复习去得最多的地方是茶馆,常去的茶馆都倒闭了好几家。他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家了,除了中午吃饭,其余时间都在学习。

他会继续考下去,争取考上四川大学,他一直在奔赴下一个考场,奔赴心中所热爱的远方。

他是不幸的,“落后点进一个童生来,面黄肌瘦,花白胡须,头上戴一顶破毡帽。广东虽是气温暖,这时已是十二月上旬,那童生还穿着麻布直裰,冻得乞乞缩缩,接了卷子,下去归号”。

数十年,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了读书上,其余基本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不劳作,不管家中俗事,导致长年的落魄。

他也是幸运的,妻子也和他一样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,但却要独自劳作,承担起生存的压力,即使贫穷,也没有逼迫范进弃考。

梁实在追梦的这一过程中,结了婚生了子。他在林业公司上过班,做过推销员,卖过服装,做了建材生意。几经波折和努力,他婚姻美满,事业稳定,培养儿子留学美国。

人生这条路有很多分叉,没有对错,不分好坏。你走左边的路,总会挂念右路的风景。

无论如何选择,未曾体验总是期待,所谓返璞归真,未经历繁华,终是浅薄;不经历沧桑,如何守住朴素平淡?

固执倔强也好,为梦想坚持也罢,没有复制的人生,没有后悔的道路,一往无前,经受波折坎坷,历尽生命百态,迎接自我精彩!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